夜阑无声。

一条咸鱼准高一生。
励志写好吃的王叶!
以及叫我夜阑或者阑阑就好!

!!太好看了

hoki11:

摸个七夕叶保佑大家都脱团(?

嗯之前咖啡的时候立得flag我还了暗示下一位选手了(

今天刚看完侏罗纪世界2。
他们眼睁睁看着岛上最后一只被岩浆吞没。
看得超级难受。
自知画不出万分之一。
留作纪念了。

北浑河,景挺好看,就是一堆偷着钓鱼的。

[瓶邪]岁月静好(一发完结)

*ooc
*瓶邪
*梗很老
*小学生文笔

补档
应该是之前的生贺来着(?)





张起灵觉得他这辈子最不该做的事就是在给吴邪准备生日礼物之前去咨询黑瞎子......

“听说现在小年轻都爱玩儿刺激的,你试试把自己绑上蝴蝶结送给他。”

黑瞎子最近沉迷网络斗地主,脸上挂着揶揄的笑随口一说。然后把自己连着一伙的上家输的“倾家荡产”,然后淡定的换上苏万的号继续玩。苏万偷笑的脸一僵,默默窝回小板凳上。


说实话他并不是很想问这种并不靠谱的人,但问胖子的,在这种事上顶多是一脸色眯眯的瞅着你,绝对没有一丁点建设性意见。问解雨臣呢,大多又都是氪金砸钱。

对张起灵来说,什么寻龙点穴都远远没有找个经济实惠又浪漫的小饭馆困难。应该叫天生浪漫细胞缺失,那句话说得好,上帝给你关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窗户开的是够大,但门依旧怼的严丝合缝。所说他知道吴邪从来不看重物质上的东西,但他私心还是也想像别的情侣一样什么节什么日的,拉个手啊,亲个嘴儿啊,吃个饭啊,打个炮啊。遗憾的却是理论知识总是落不到实际行动上来。


于是,张起灵现在站在一堆飘带面前发愣。暂且不提他是怎么选的花纹选的样式选的颜色选的宽度,又是怎样经历一番心里波折思想斗争与革命运动。反正他算是接受了一半黑瞎子的建议——把一只粉红色的飘带系在了手腕上......还好,这个蝴蝶结的个头不算小,垂下去可以挡住整只左手。

离回家吃完饭还有半个小时,他努力回想了一下霍秀秀以前少女心的感慨,大概意思好像是“简直没有什么是比一个又帅又有钱又超爱你的男人单膝跪在你面前表白更令人心动的了!”

前几条应该是达标的吧...那表白...表白要准备什么啊!!!



半个小时之后,张起灵左手系着粉嫩嫩的蝴蝶结,右手拿着一支刚进花店就被小姐姐硬是塞进怀里不用给钱的玫瑰花忐忑不安的走进了家门。

还好,一切都是最让他安心的样子。

吴邪听到声音转身走出厨房,身上戴着自己恶趣味最后还要自己用的小黄鸡围裙,左手拿着锅铲,另一只手端着最后一盘菜轻轻放在桌子上,偏棕色的发丝像以前一样软。围裙里穿的还是吴邪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传说中的情侣内衣——他是小黄鸭,张起灵是小黄鸡。对于这件事,张起灵一直觉得自己被忽悠了。

摆好菜,吴邪转过身,见张起灵两只手背在身后,有些了然的笑了笑。有些晃眼,却完美了驱散了张起灵一下午的纠结。这个点太阳是看不到了,起码比节能灯要亮眼。

大概是人作为动物的本能在作祟,见到打动最柔软的内心的一幕,便想不由自主的把自己所有的爱意全表达给他。

于是,张起灵伸出了手......等等,我要说什么?

见到玫瑰花时吴邪愣了两秒,随即又笑了下,静静地等着他说话。好在......

“吴邪,生日快乐。”

算一个生日的表白了,吴邪知道对方有多么的不善言辞,但他最爱的人,在他生日的这一天,说着他认为最动听的情话。只要人是对的人,其余的都无所谓了。

“我...不是别的人,只是你的。”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了一下。大概感情就是这样,就算平时再惜字如金的人,他说的只手可数的情话,在对着那个人的时候,也会不自觉的脱口而出。可能这句话在心里念了千千万万遍,可能那人心中都懂,可还是差那么一点。他希望自己是能说会道的。最起码对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表达自己的爱意。而在这时候,不管是否西装革履,无论是否要他人见证,他们彼此都是最了解对方的。

他这句话没有说全,可是吴邪都懂。他说,他在这里,他不再会是被万人需要族长,不再会是替他人独守的守门人,也不是道上人人忌讳的小哥,他只是吴邪的张起灵。

吴邪伸手拿过玫瑰花,轻轻在他嘴角印上一吻:“我也是你一个人的吴邪。”不是需要独当一面的小三爷。





#一个连着的小剧场# #ooc#

吴邪又腾出了一个玻璃花瓶,把玫瑰花小心翼翼地插到里面,拄着手肘不厚道的憋不住笑了出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妈耶,小哥你是不是听了黑瞎子的话了,粉嫩嫩的蝴蝶结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我要照下来!”说着翻开手机,却是打卡了前置摄像头,他们俩的脸与蝴蝶结一起入镜,竟也隐约可见张起灵嘴角淡淡的笑意。把那张照片保存在2018年的3月05日。

在那个有这上百张照片相册的最前面。

——岁月静好,因为有你有我


————————end——————————

考试无聊出产的简笔画——www

www少爷。被萌到倒地

拽哥的双胞胎弟弟利奥:

啊啊啊啊少爷太可爱了吧!!!还偷偷带吃的去剧场(图源微博侵删)

【王叶】未成年?〔一发完结〕

*迟到的七夕快乐!
*脑补长得超嫩的叶不修
*可爱,想...
*ooc

@R🌸




中午刺眼的日光透过窗帘洒在不大的卧室里。叶修被阳光晃了眼,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瞅了一眼闹钟。

“妈的王杰希,天天都欲求不满似的。”叶修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裹了被子穿上拖鞋,看到了客厅正在看早间新闻的王杰希。

听到声音,王杰希看了一眼啥都没穿就裹了层被子的叶修,走过去把他塞进卧室。“把衣服穿好再出来吃饭,别磨蹭要不我帮你?”

“不用不用...”






“王大眼,给根儿烟呗。”穿好衣服的叶修凑过来做到王杰希旁边。

“不给。”王杰希目不转睛地盯着早间新闻。

“啧,新闻有什么好看的不如看看哥。”叶修往沙发背上一靠,伸手把王杰希的脸掰过来。

“想要烟?”王杰希挑眉,笑着看他。

“嗯,就一根儿。王杰希你听没听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事后一根儿烟,赛过活神仙?”然后一脸人畜无害地瘫在沙发上。

“你这'事后'都过去半天了,不算。”王杰希又凑近了点儿,“你说你这未成年的脸怎么就非得抽烟呢。”

叶修内心翻了个白眼。“说了就一根,真的,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那你...亲我一下....”

“吧唧。”叶修飞快的亲了一口王杰希。叶修眨了眨星星眼。

“呵,亲我一下也不给。”王杰希心满意足的舔舔嘴唇,说完继续转过去看电视。

“王杰希你个禽兽...”叶修撇了撇嘴,盯着王杰希侧脸。

啧,大眼真好看。

叶修这样想着,然后他想了想刚才...

...个屁。一根烟都不给我。






叶修又想了想...不给我,那我自己买去。站起来看了看王杰希做的早饭...额...已经是午饭了。

“那个,王杰希你这饭天天都一样我都吃腻了,我出去吃,一会就回来。”说完拽了门口外套就像往外走。

王杰希不解的瞪大了另一只眼。哪一样了?明明每天都换样的啊...

“行,我跟你一起去。”王杰希麻利的套了外套,走到门口。

靠...半个心脏不是浪得虚名的。

叶修嘴上说着:“行啊。”心想,到时候我要自己出去一会儿你也管不着。






“你,就为了来吃这个?”王杰希瞅了瞅鲜红的某开封菜标志。

“额...好久没吃了都,听说新出了套餐...”切,叶修才不会说他是为了便利店就在旁边方便呢。

“那个,我先去上个厕所。”叶修点完餐回头冲王杰希说。

“嗯,去吧。”

“哎呀,这儿厕所坏了诶,我去隔壁兄弟家借个厕所。”

王杰希愣了下,随即点了点头。

为了买烟嘛...我又不傻。











出了们的叶修得意的笑了笑,半个心脏...切,还是比不上战术大师随即吹着口哨悠闲的往便利店溜达。

拿到烟的叶修感觉拥有了整个世界!(划掉)

拿到烟的叶修连忙到旁边偏僻没人的长椅上,点了一支放到嘴边。

“叶修?”

烟掉了...

“王...王大眼?那个,我...”

王杰希笑了笑,一把拿过烟揣进兜里。“没收。”

“大眼...你怎么...笑得跟文州似的...”

王杰希笑了笑,把烟扔进了附近的垃圾桶。

“靠!王大眼!你还哥烟!”妈的刚放手里还没捂热乎就让这货给扔了?王杰希你惹怒哥了哦。

王杰希看看了炸毛的叶修,双手撑在椅背上盯着叶修,然后俯身亲了亲叶修嘴角。

“选的地方倒是挺偏僻,真是不好找啊。”

“大眼你干嘛!”

王杰希不理会,双膝跪在椅子上,夹着不知所措的叶修,一只手放在叶修软软的头发上,一只手解开了叶修的外套,在衬衣里上下其手。

呼吸交织,王杰希舔了舔叶修的唇,然后来了个教科书般的法式热吻。

叶修还沉浸在刚才烟被扔掉的反抗情绪中,伸手推了推王杰希。

“唔...哈......你干嘛...”

“干你。”王杰希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一会儿在叶修腰侧徘徊,一会儿在胸前的两点揉捏着。




“咳咳。”





叶修和王杰希皆是一愣。谁?王杰希连忙停下手下动作,站了起来,顺便骂了声娘。

叶修顺势推开王杰希,往旁边一看。

我靠?警察?

王杰希看到警察也愣住了,心里直骂哪个派出所的瞎管闲事。

两个警察的眼睛亮了,一天天一件治安问题都没有真是闲的蛋疼。上下打量了叶修和王杰希一番,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你..你....你过来。”一个警察朝叶修招了招手。

叶修心里还埋怨着王杰希一句话不说就扔了他的烟,随即决定逗逗他,便瞟了一眼王杰希,摆出一副“这是色狼这是色狼这是色狼”的表情,像警察那边移过去。

“呜呜...警察叔叔...我从这要回家......他就过来要扒我衣服,我...我......”叶修装作抽噎地说。

警察一看,满眼心疼的拍了拍叶修,安慰的样子说:“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你受委屈的,那人就交给我们了。你...要不去警局待会儿吧。”

叶修“乖巧”地点了点头,就跟另一个警察走了。










事情发生在顷刻之间。

王杰希懵了。

什么情况?我在上(呸。)调戏我媳妇儿?怎么转眼我媳妇儿跟你们走了?到底什么情况?

王杰希三两步跑过去。刚想去追叶修,就被另一个警察拦住了。警察上下打量了一番王杰希,“你...跟我们去趟派出所吧。”

王杰希两只眼睛一样大了。

他一定不知道刚才警察心里想的是:这么仪表堂堂的小伙子,就算长得不对称吧,怎么就想不开呢...












“猥亵未成年?”警察坐在“装模作样”的老板椅上问王杰希。

王杰希这一路也想明白了,纯粹是叶修埋怨他扔烟,准备坑一下自家老公,顿时哭笑不得。

“没有...成年了。”

警察不可思议的看了看王杰希,然后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坐在那边喝着甜水儿的叶修。

“而且...只脱了上衣而已。”王杰希觉得自己应该顺着媳妇儿来,于是下定决心陪叶修玩一会儿cosplay。

警察显然不解风情。“猥亵未成年人...未果?”

王杰希真的是哭笑不得:“真的是成年人。”

警察又瞄了一眼叶修,小声嘀咕了一句:“长得真嫩。”

王杰希挑了挑眉,觉得应该自己“招供”。

“警察同志,我这个...算是初犯...而且,没造成什么危害,您看是不是网开一面放了我?”心里一万句mmp对着面前的警察。

“那你这得看受害者怎么说了,只要你改过自新,以后不做这种事,我们绝不难为你。”

王杰希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叶修听着警察严肃的语气,察觉到自己可能玩脱了......

“那个...警察叔叔。你看我这也没什么事,要不就放了他吧,你看他那么真诚,绝对不会再犯了对不对。”眨了眨眼睛。

警察内心收到一万点暴击。

王杰希趁着这会儿连忙“反省”自己,听得警察都不忍心了。

“那...你可不能再这样了,你看人小男孩多好怎么......”

等等...小男孩?

警察愣愣地看着往外走的王杰希和叶修...“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唔...王杰希.......王大眼...”把叶修按在门上亲了个够的王杰希不满地看着叶修,然后......一把抱起来扔到卧室的床上。

“王杰希你又干嘛!”叶修连忙缩到床头。

王杰希笑了笑爬上床,压到叶修身上。










“猥亵未成年人啊。”

“王杰希你...唔......”


———— end ————

我到底在写什么...

反正王叶最好吃我要吃一辈子!

警察这个梗想了好几天终于可以写了哈哈哈。

【萩原研二×松田阵平】原著向段子

轰————!!!

楼下警车鸣叫着,安全区域外的人也叫喊着逃离。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团团浓烟从大厦楼顶升起,混合着钢筋水泥,碎片瓦砾倾斜而下,一朵朵泛着火光的花,妖艳的绽开面貌。

“研二!研二!!!!!”

“你不是说...你才不会犯这种纰漏的吗......”松田脱力般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手指无力的抓着头发,又慢慢垂下,“怎么就...怎么就......”。

再也没有那调笑的声音会响起,一条条简讯也再没有过回应。

第二年的清明节按时到研二的坟前,没带什么只是点起了两只眼,一只叼在嘴里,另一只放在墓碑前。

“你说我要给你报仇的啊,我被他们从爆裂物处理班调到了搜查一课...说起来,这样接触的案子更多了啊。你放心,我一定会报仇的,一定。”松田摸着墓碑笑了笑。

四年,转瞬即逝。或许谁都没想到,这是松田最后一次来看研二。

同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子,短头发,看起来很干练,笑起来也很好看,也穿着一样的警服。

女朋友....吗?

松田不敢去想,他,对不起研二。
他在石台上放上只点好的香烟。

“你离开我四年了呢...说好一直在一起的啊...你为什么...要违约呢......”



一样的轰鸣声,一样的炸弹,一样的火花,一样的结局。他颤抖着给那女孩发了消息——

——我,喜欢你。

研二...对不起...我没能为你报仇啊...

我在找什么借口呢...

我们...到天堂...还会是朋友吧......

你能原谅我吗...

我...想你了......

搜查一课只找到了那只被气浪炸飞,砸在草坪上的手机。利用互联网高科技寻找回来了那只手机之前的所有内容。讯息中,有几百条编辑好没法出去的,和已经发出去没有回应的短讯息。

“我想你了诶。”

“我要是没帮你报仇,你会不会怨我呢。”

“哎说什么呢,当然会报仇的,我是谁啊。”

......

“搜查一课有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脾气和你很像呢。”

“我说 我好像喜欢上她了,你不会生气我吧。”

......

“汞泵哦,和你那时候的一样,你说我们是不是特有缘。”

   
                    “轰——”

收件人——萩原研二

os:这么好吃的cp为什么冷!为什么!!!